代号G-130

偷偷爱着你 林风→沈巍 校园青春

爱上沈老师这个有夫之夫,心疼林风

尹志梨:


写在前面的话:


1.感谢 @小雪的黑斗篷 的图


2.拉郎水仙 自割腿肉产物 不喜误入 不喜误入 不喜误入


3.一个病弱孤僻高中生的青春期小情绪




正文如下:


林风睁开眼睛,两个人在他身边“说话”,声音像隔了水朦朦胧胧。眼前像是起了浓雾,其中一个穿着白大褂,另一个看的并不十分清楚。


一阵晕眩席卷而来,他的耳边传来火车过涵洞时候的轰鸣声。


他又一次失去了意识。


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
“你醒了?”


他侧过头看到他的生物老师正坐在病床边看病历。


“感觉怎么样,还难受吗?”沈巍放下病历,让他靠坐起来,又细心地给他背后加了个枕头。


 林风摇了摇头。


林风是在生物课上晕倒的,最近几个月他的贫血症发作的越来越频繁,今天更是在课堂上就失去了直觉。学生们一片哗然,沈巍一边安抚学生,一边把他送到了医院急症科,又不辞辛苦的照顾到了现在。


“我联系了你的…家长,”沈巍仔细斟酌着措辞,“他们很担心你,但他们人在国外,老师就擅自做主代他们照顾你,让他们不要赶回来了。”


林风心里冷笑了一声,把头转向窗外——今天是个阴天,外头黑黜黜的并没有月光。


自从妈妈走了以后,他的性格越来越古怪。曾倩在吃了无数次闭门羹后终于死了心,飞到国外和林风的爸爸住在了一起。


“没人有会无缘无故对你好,要不是你妈妈临终前托付…”曾倩临走前哭着说。


林风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。


没有人知道,他对着自己和母亲的合影坐了一个晚上,没有眼泪。


他们才不会为了自己一次偶尔的晕倒赶回国,他们巴不得早点把他这个包袱甩了。他想。


沈巍见他没反应,站起来走出病房。


门被轻轻的带上。


他回过头盯着那扇惨白色的房门。走廊里偶尔有病人呻吟声、咳嗽声远远的传来,令人心惊肉跳。病房里只开着一盏微弱的夜灯,黑暗将孤独极度放大,压抑的人喘不上气。


他把被子拉紧,盖到自己的头上。


“林风,这样睡觉对身体不好。”像是过了很久,他在半睡眠中被人轻轻摇醒。


 他的被子随即被拉了下来,清新的空气一下钻进来,伴随着白米粥的清香。


沈巍把床边灯打开。他这才看到沈巍手里拿着的粥盒。


“老师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又担心你刚醒吃不下,就熬了点白粥。”


往常他晕倒后醒过来是什么都不吃的。贫血症进入重度,患者感觉头脑里天旋地转,吃什么吐什么,最后能把胃液都吐出来,所以他宁愿饿出胃病也不吃的。其实刚醒过来最好喝些稀粥,既补充营养又不会引发呕吐,可惜没有人给他做。


这碗白粥一下把他的胃口调起来了。


沈巍很有耐心,每一勺都晾得半凉喂给他。


这粥熬的刚好,软硬适中,带着谷米特有的清香味。林风想起很久以前,妈妈还在世的时候,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喝粥的情景。


他抬起头,柔和的灯光勾勒出沈巍的面部线条。他发现自己从没仔细看过这位教了自己大半个学期的生物老师。沈巍神情专注而温柔,那双藏在镜片后的眼睛更是赏心悦目。


原来他这么好看。他开始有点理解班上那些疯狂的女同学了。


“你这个病也不用太担心,但是一定要按时吃药,特别要按时吃饭,知道了吗?”


林风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
这是他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
 


“哥们难得啊,今儿怎么有空亲自来食堂吃饭?”


金明端了餐盘,一屁股坐在他对面。


林风很少来食堂吃饭。自从妈妈去世后他就有意无意的不吃正餐,除了他暗下决心要和曾倩划清界限外,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自暴自弃。


他脾气又臭又硬,谁劝都没用。但神奇的是沈巍的话他听进去了。


“少在这儿给我贫。”


“嘿,难得啊,”金明一脸夸张的表情,“今儿不摆你那张臭脸了啊,啥事让我们林大帅哥心情这么好。”


林风翻了个白眼,准备站起来走人,被金明一把按住。


“别介啊,来和你说正事呢。”


林风耐着性子看他。


“林风同学,有一件庄严而神圣的使命将要交给你。”


金明说的是下个月将要举办的全国中学生民乐大赛。要按往年,他们和赵国庆三个的“新孩子乐队”代表三十五中一向是卫冕冠军的。他们三个有天赋,配合默契,还会编曲子,用林风自己的话说,“全北京有比咱们打的好的吗”。但自从林风去年退出“新孩子”以后,乐队名存实亡,三个人的关系也不复之前的亲密无间。但今年比赛在即,学校又把这任务交办给金明,这才有了刚才这一幕。


听完金明的解释,林风默然不语。


金明知道他的顾虑,除了理念不合外,林风每况愈下的身体也是他退出乐队的主要原因。见林风不说话,金明有点失望。他不愿意强迫,但是看着林风这大半年来越来越沉默寡言,他还是急在心里的。


两人不再说话。


突然食堂的另一头出现了小小的骚动。


不远处,沈巍端了餐盘刚坐下,几个面带红晕的女学生围了过来,他放下筷子开始为其中一位讲解笔记本上的习题。


“沈老师,他每天都这个点来吃饭。”金明解释说。


“这群花痴每天都这个点来找沈老师讲习题,那个肖萌,生物全年级第一也来凑热闹,也就沈老师有耐心,不过她们可都没机会。”


林风恩了一声。


金明见他难得给了点反应,有点诧异,“你不知道吗?他不是教你生物吗?上课时候光睡觉了吧。”


林风“啧”了下,端起餐盘站起来。


“嘿,我说你怎么又急了。”


“排练什么时候?”林风说。


“啊?”


“……”


金明这才反应过来,一脸惊喜,“你答应了?”


林风不理他,端着盘子慢慢走远。身后传来金明兴奋的声音,“每天放学后在大礼堂,我们等你!”


林风目不斜视的经过沈巍身边,后者在人群中向他点了点头,林风的嘴角翘起了一个弧度。


 


“今天不去排练了。”


“为什么呀?”金明停下来问他,“离比赛只有半个月了,你可不要掉以轻心。”


“误不了事,”林风摆摆手往教师办公室走去。


 


“请进。”沈巍看见他进来笑了笑。


“老师您叫我?”


沈巍点了点头,拿出一张试卷。


林风浏览了下,78分。


“最近成绩倒退的有些厉害。”


“考试的时候状态不好。”


“是身体不舒服吗?”


林风摇了摇头。


“我让肖萌给你补习功课,听说你没让她进门。能和老师说说怎么回事吗?”


林风抬头看了看沈巍,后者依然温和的看着他,那双眼睛叫人如沐春风。


他大概永远不会生气,林风想。


他低下头不说话,而专心致志的看着自己被咬秃的指甲,仿佛上面有朵花似的。


然后他听见沈巍轻声叹了口气,“从今天开始,每天放学后我给你补课。”


他听见自己左边的胸膛里“噗”的一声,像是一朵小小的野花在春天里突然绽开了一样。


 


“哥们,我说你身体吃得消嘛。”金明放下鼓槌。


从排练开始,林风就脸色不好。苍白着脸不说,明明并不大的训练量,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直挂下来,嘴唇更是脱了色。


他摇摇头,鼓槌击打的更加有力了。


金明向赵国庆使了个眼色。赵国庆心领神会,夸张的大叫“累死我了,休息会儿休息会儿。”自己率先躺倒在地上。


林风这才停了下来,靠着鼓坐了下来。他从兜里拿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塞进嘴里。


“你这每天放学后都要去沈老师那里补课到老晚,到这个点再来排练,我们两倒是无所谓,你这身体…”金明担忧的看着他。


“少操心这有的没的,我身体好着呢。”


金明知道他死要面子活受罪,砸了咂嘴不再说话。


“哎,我说,你之前生物不是学的挺好的嘛,怎么突然间成绩差这么多?也没看见你上课睡觉了嘛。”


“关你什么事,还练不练了?”


“练,怎么不练。”


鼓声铿锵有力,那声音像一颗强健心脏在跳动。


 


这大概是林风这大半年来过的最规律的日子了。按时起床,认真吃早饭,上课认真听讲,放了学去沈巍办公室补课,到大礼堂排练,按时睡觉。


他忙的像个陀螺,但是心里却觉得舒坦,所以脸色像是红润了几分。因为他忙的没空去想那些以往困扰他的东西,他的父亲,他的继母,他僵硬的同学关系和他越来越严重的贫血症。


 


手机振动了一下,沈巍看了看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。


“今天的课就补到这里,”他说。


林风合上了课本,他捏了捏书包里那张硬硬的纸,心里“砰砰”直跳。今天他一直琢磨着怎么开口,颇为心烦意乱。


所以他没有注意到刚才的细节。


“最近的身体感觉怎么样了,在按时吃药吗?”沈巍问。


林风点了点头。


“只要按时吃药,加强锻炼,病总是会好起来的。”沈巍说话的时候总是目光柔和。


他想起墙角的那丛小小的酢浆草。这几天对着围墙练习那句话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,一开始它们和其他野草长在一起分不清彼此,突然有一天出现了一个黄豆大的花骨朵。他开始关注这从草,甚至给他们施了肥,拔掉周边遮挡阳光的杂草。但是它们从来没有开过花。


当时他拍了照片带给沈巍看。


“酢浆草,”沈巍说,“大部分酢浆草需要阳光才会开花,晚上闭合。如果看不到开花并不是它躲着你,它们是需要陪伴的植物。”


林风翘了一天的排练,坐在酢浆草边上,终于看到了它们的花。那些小花跟随着阳光的脚步开落,不起眼却十分可爱。


它们真的是需要陪伴的植物。他说的可真对。


“沈老师,这个周日我就要代表三十五中参加比赛了,您要是空就来看看。”他从书包里随意的掏出大红色的请柬,又随意的递给沈巍。


他的手捏紧了裤兜里的大白兔奶糖,集中注意力想围墙边那丛酢浆草。


沈巍仔细的看了看请柬上的时间,有一瞬间的迟疑,这些都被心神不宁的林风忽略了。


“我会去的。”沈巍微笑。


林风点了点头,背上书包。


他大步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,脚步轻快的快飞起来了。


 


“瞧见二十四中那嘚瑟劲没,欠教训。”金明整了整自己的表演服,见林风心不在焉看着台下,就把刚才挑衅的事忘了。


“你在看谁呢?”


林风回过神来,“没看谁。”


“指定在等谁,看你刚才吃饭都没吃几口,”金明把胳膊搁在他肩膀上,一脸坏笑,“老实交代是不是早恋了?”


林风一脚踢过去,金明嗷嗷直叫,“小心演出服!”


两人正打闹着,金明突然停了下来。


林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却愣住了。


停车场上,沈巍正从一辆红色的牧马人副驾驶座上下车。他似乎要往大剧院里走却被司机喊住了。两人谈了一会儿,司机就熄了火也下了车。看样子沈巍本想一个人来看演出,却拗不过对方也要一起来看。沈巍刚才背对着林风,把司机遮挡的严严实实。司机绕过来和沈巍并肩走在一起,他才看见了样貌。


这也是个英俊的男人,穿着一身皮衣。而这些都没有男人自然的牵起沈巍的手来的让他震撼。


“沈老师的男朋友,”金明说,看到林风呆愣愣的,“少大惊小怪,也就你平时一下课就睡觉从不和同学交流,这事全校都知道。”


林风看着沈巍的背影,身边演出选手们试音的鼓声、笛声、二胡声都渐渐远去。他眯着眼看了看天上的太阳,想起围墙脚下那一丛小小的酢浆草,这个时候它们大概在努力开花。可是花开得再漂亮又有什么用呢,毕竟会有谁平白无故的走到敝厄又潮湿的围墙边去。


他以为自己会很难过,但是刚才那小小的惊愕和失落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,再次捕捉已经难觅踪迹。妈妈的去世似乎也一起夺走了他的喜悦、他的悲伤、他的愤怒…他的所有情绪。前些日子他以为自己重新获得了感受快乐的能力,现在看来这只是他的错觉。


前台传来报幕的声音,下一个节目就是他们的民乐大鼓了。他最后一遍整理了演出服,然后握住鼓槌。


“哥们,别紧张。”金明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看不见自己一脸苍白,也感觉不到自己握着鼓槌的手在发抖。


镁光灯把眼前的一切模糊成一团刺眼的光亮。大剧院像是进入极昼,那丛酢浆草却在阳光下闭合了自己的花瓣。


林风站在离观众席最近的大鼓前。他眨了眨眼睛,看到那一团光亮中的沈巍——他还是那样温柔的看着自己,就像看着所有人的那样。


 “咚”他敲响了第一鼓。



傅红雪卖萌片段

原著中的阿雪原来这么萌的,代入龙龙的脸简直了

森森:


节选自《边城浪子》《天涯·明月·刀》
存点治愈的东西,方便自己以后查找翻看,这些情节看一百遍都不会腻!他太可爱了!我爱他!😍😍😍
——


两人静静地站在夜色中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忽然同时笑了。   叶开笑道:“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!”   花满天忽然出现在黑暗中,眼睛里发着光,看着他们,微笑道:“两位为什么如此发笑?”   叶开道:“为了一样并不好笑的事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
傅红雪微微皱了皱眉,沉默了半晌,忽然道:“他本来留在后面陪着我的。”   叶开道:“陪着你、干什么?”   傅红雪道:“问话。”   叶开道:“问你的话?”   傅红雪道:“他问,我听。”   叶开道:“你只听,不说?” 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听已很费力。”


羊奶已送上,果然很新鲜。   这种饮料只有边城中的人才能享受得到,也只有边城的人才懂得享受。傅红雪勉强喝了一口,微微皱了皱眉。   公孙断突然冷笑道:“只有羊才喝羊奶。”   傅红雪听不见,端起羊奶,又喝了一口。


傅红雪却在看别人剥着花生,似已看得出了神。有的人正在用花生和豆干配酒,有些人正在用花生和豆干配馒头。花生和豆干,本来就好像说相声的一样,一定要一搭一档才有趣,分开来就淡而无味了。但他却只要豆干,拒绝花生。好像花生只能看,不能吃的。


傅红雪忽然笑了。他的笑容就像是冰上的阳光,显得分外灿烂,分外辉煌。


傅红雪忍不住道:“你身上为什么要挂这些铃?”  丁灵琳道:“你身上也一样可以挂这么多铃的,我绝不管你。”  傅红雪又不说话了。他说话,只因为他觉得太孤独,平时他本就不会说这句话。


叶开道:“你以为我是来救他的?”   傅红雪冷笑。   叶开叹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你的刀很快,我看过,但是在他面前,你的刀还没有拔出鞘,他的短棍已洞穿了你的咽喉。”   傅红雪不停地冷笑。


叶开悠悠然走过来,坐下,深深吸了口气,微笑道:“饭炒得好像还不错,香得很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叶开点点头,道:“我已盯了他两天,竞始终没有盯出他的落脚处,因为我不敢盯得太紧,他的行动又狡猾如狐狸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燕南飞忽然道:“这两人就是五行双杀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傅红雪垂下头,看着自己的腿,眼睛里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沉吟:“你错了,我并没有两条腿,我只有一条。”


燕南飞忽然冷笑,道:“我现在才明白,你这把刀除了杀人之外还有什么用!”  傅红雪道:“哦?”  燕南飞道:“你还会用来吓孩子。”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我只吓一种孩子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哪种?”  傅红雪道:“杀人的孩子!”


傅红雪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三百年来,有多少不该死的人被暗杀而死?”  燕南飞道:“不知道!”  傅红雪道:“至少有五百三十八个人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你算过?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算过,整整费了我七年时光才算清楚。”  燕南飞忍不住问:“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功夫,去算这些事?”


燕南飞道: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,一个秘密。”  傅红雪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,道:“现在你已准备告诉我?”  燕南飞点点头。


傅红雪笑了,居然笑了。  纵然他并没有真的笑出来,可是眼睛里的确已有了笑意。 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,就像是暴雨乌云中忽然出现的一抹阳光。


她看着傅红雪,眼睛里也充满笑意,忽然道:“你不问我为什么笑?”  傅红雪不问。  “我在笑你。”她笑得更甜,“你站在那里的样子,看起来就像个呆子。”  傅红雪无语。


杜雷终于开口:“我姓杜,杜雷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道:“我来迟了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道:“我是故意要你等的,要你等得心烦意乱,我才有机会杀你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忽然笑了笑,道:“只可惜我忘了一点。”  他笑得很苦涩:“我要你在等我的时候,我自己也同样在等!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忽又冷笑,道:“你什么事都知道?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至少还知道一件事。”  杜雷说:“你说。”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我一拔刀,你就死。”


燕南飞道:“只有人才会出卖人,所以你赶走了赵平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是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现在谁去赶车?”  傅红雪道:“你。”


“我们还是坐这辆车去?”  “嗯。”  “现在应该由谁来赶车了?”  “你。”  燕南飞终于沉不住气了:“为什么还是我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不会。”燕南飞怔住:“为什么你说的话总是要让我一听就怔住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说的是真话。”  燕南飞只有跳上车,挥鞭打马:“你看,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,人人都会的,你为什么不学?”  傅红雪道:“既然人人都会,人人都可以为我赶车,我何必学?”


傅红雪的手也在怀里,等他说完了才拿出来,指尖夹着一封信:“坐上车再看。”  “谁赶车?”  “我。”  燕南飞笑了:“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会赶车的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现在我会了。”


卓玉贞正在用虚弱的声音问:“是男的?还是女的?”  傅红雪道:“是男的,也是女的!”  他的声音出奇欢愉:“恭喜你,你生了一对双胞胎。”


这个陌生人(傅红雪)嘴角带着冷笑,在附近找了个位子坐下。  忽然间,“哧”一响,一张上好的楠木椅子,竟被他坐断了。  他皱了皱眉,一双手扶上桌子,忽然又是“哧”一响,一张至少值二十两银子的楠木桌,也凭空裂成了碎片。  现在无论谁都已看得出他是来找麻烦的!


傅红雪忽然走过去,冷冷道:“起来。”  屠青不动,也不开口,别的客人却已悄悄地溜走了一大半。  傅红雪再重复一遍:“站起来。”  屠青终于抬起头,好像刚看见这个人一样:“坐着比站着舒服,我为什么要站起来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喜欢你这张椅子。


胡昆道:“你杀人通常都是为了什么?”  傅红雪道:“为了高兴。”  胡昆道:“要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?”  傅红雪道:“几万两银子通常就可以让我很高兴了。”  胡昆眼睛里发出了光,道:“我能让你高兴,今天就替我去杀杜十七?”


大汉已准备将傅红雪拎起来,摔到门外去。  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人重重地摔在门外,却不是傅红雪,而是这个准备摔人的大汉。  他爬起,又冲过来,挥拳痛击傅红雪的脸。  傅红雪没有动。  这大汉却捧着手,弯着腰,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,大叫着冲了出去。  傅红雪闭上了眼睛。


这人忽然笑了笑,道:“好酒量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嗯,好酒量。”  这人道:“酒量好,刀法也好。”傅红雪道:“好刀法。”  这人道:“你好像曾经说过,能杀人的刀法,就是好刀法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说过?”  这人点点头,忽又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杀的那个人是谁?”  傅红雪道:“刚才我杀过人?我杀了谁?”  这人看着他,眼睛里充满笑意,一种可以令人在夜半惊醒的笑意:“你杀的是你大舅子。”傅红雪皱起眉,好像拼命在想自己怎么会有个大舅子?  这人立刻提醒他:“你难道忘了现在你已是成过亲的人?你老婆的哥哥,就是你大舅子。”  傅红雪又想了半天,点点头,又摇摇头,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不明白。

每次一上屋顶就特别美!!!

好端端的怎么把兄弟情深的戏份给删了💢

这里的二花太可怜了,想给他很多很多很多的爱❤️

傅红雪x花无谢

卿赧:

葳蕤红花 郎之手植
【0】
屋子里没有人,只有一个湿淋淋的脚印。
脚印也很纤巧,刚才那条飞燕般的人影,显然是个瘦削的男人。
燕南飞皱起了眉,喃喃道:“会不会是他?”
傅红雪道:“他,是谁?”
燕南飞道:“花无谢。”
傅红雪冷冷道:“花开有时,花落亦有时,哪里来的花无谢?”
燕南飞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你错了,我本来也错了,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有一种花,是有开无谢的。”
傅红雪似是不信,张了张嘴,还要再说些什么。
燕南飞笑着补上一句:“嘿嘿,等你见了他就知道。”
【1】
一双苍白的手,一杯过夜的酒。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客栈,一间普通的客房。傅红雪向来不在意吃住,他满足,甚至刻意去选择住最简陋的屋子,吃最简单的食物,因为这世间的一切,都休想耽误他报仇。当然,傅红雪从不喝酒。酒,以水为形,以火为姓,总叫人沉醉其中,迷了心性,乱了手脚,失了方寸,欲罢不能。
那么这杯残酒的主人,一定是叶开。
此时叶开不在这里。只有一只苍白的手在灯影下掩着额头,毫无温度的目光仿佛已经穿透了桌上的酒杯,穿透了墙壁,穿透了时空,直到望见二人相遇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。
那个傍晚,残阳如血。傅红雪背对夕阳,走在路上。他永远只走一条路,那就是复仇的路。这条路虽然崎岖,虽然坎坷,但他相信自己的腿,相信自己的刀。
那是已经跛了的腿,可还是有人会被他走路的姿势吸引;那是一把黢黑的刀,可从来就没有失过手。
可惜的是,今天这条路上,没有仇人。幸运的是,今天这条路上,有一个朋友。
他坐在路中央,两条修长的腿随意伸展,手臂斜撑在地上,嘴里还哼着一支歌。一直很好听的民歌。傅红雪本来目不斜视,沉默而认真的走着,可经过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,瞟了一眼。
这一眼,不得了。
“你看我做什么。”年轻人啧着嘴道。
傅红雪本来没打算说话,他不能让说话浪费了自己报仇的力气。但是他此时却很想搭上一句,因为他想再听一听这个好听的声音。于是他简短地说:“不做什么。”
“你要去哪儿?”年轻人问。
“不去哪。”
“得了吧,你要去报仇,何苦瞒我。”
傅红雪感到难以置信,同时又非常兴奋。报仇是个天大的大秘密,却被人家在大路上讲出来了!但他还是装作没有那回事一样,冷漠而平静的问:“我为何要报仇,又为何要瞒你。你是谁。”
那人站起来,轻轻一笑:“我叫叶开。树叶的叶,开心的开。叶开。”
傅红雪觉得听够了,要走了。于是他抬起腿便走。
叶开在后边叫道:“你的名号呢?”
傅红雪蓦然停住,但没有回头,只低声道:“你一定知道我是谁。况且,我没有什么名号。”
身后人笑道:“那我便送你一个名号。你就叫做:黑衣黑刀清汤白面傅红雪。”
傅红雪还是走了,因为这个名号太难听了。他不想听也不想说出这段文字。然而两人的故事并没有结束,等等,可能已经结束了,此时此刻。
【2】
此时此刻,他坐在灯影下。四周沉寂无声,燕南飞早已离开,地上那个脚印也已经消失不见,好像这脚印的主人从未来过。
夜,漆黑如墨;夜里的风,依旧漆黑如墨。傅红雪喜欢黑色,但他更喜欢红色。喜欢红彤彤明艳艳的太阳,喜欢腥甜甜黏稠稠的血液,也喜欢甜滋滋滑溜溜的嘴唇。
他很有耐心的在等着。等那个人没耐心的时候。
不知过了多久,屏风后面似乎晃动了一下,于此同时,傅红雪脱口而出:“我看见你了。”
胜负已分。傅红雪扬着下巴道:“出来吧。”
花无谢迟疑了一下。他还是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从屏风后面钻了出来。一个雕像一般的背影正等待着他的出现。
“你好啊,”花无谢怯怯的开口:“你便是那江湖人称黑衣黑刀清汤白面的傅红雪罢?”
傅红雪的脸上无悲无喜,心里却泛出一种奇异的感觉。他说:“是,也不是。”
花无谢问道:“为什么?”
傅红雪依旧背对着他,说道:“我不是什么江湖人称,我是傅红雪。只是傅红雪。”
花无谢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傅红雪问道:“你也有名号?”
花无谢笑道:“原本没有,可现在有了。我是花开有时花落无时的花无谢。”
傅红雪并没有对这个熟悉的名号发表看法,只是微微点头道:“你先我一步回来,我说的话你自然也听到了。可我还有一个问题——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你来这里做什么。是他问出来的话。而他没出口的话是:你也是万马堂请来杀我的么?
你也和他一样……
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在傅红雪更多的胡思乱想之前,花无谢飞快地说道:“是我自己想要见你,并不曾受什么人的指使。”
“见我做什么。”傅红雪的脖子就像是焊在肩膀上不会转动,花无谢只好快步来到傅红雪面前,盯着他的双眼说道:“我来见你,也是为了让你见到我!”
【3】
傅红雪的脑子里,不断回想燕南飞的笑,和那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等你见了他就知道。”他甚至开始怀疑,燕南飞跟眼前这个小子是一伙的,他早就知道花无谢会等在这里,才故意说出那些话。
傅红雪有些冲动,手上的刀便随之握得更紧了些。
如果目光有软硬,他觉得自己的目光越硬,对方便越软;如果注视有强弱,他觉得自己的注视越强,对方便越弱。傅红雪一寸一寸的接近,花无谢的下巴就快要缩到脖子里去了。
终于,傅红雪叹了口气道:“你……究竟意欲何为。”
花无谢糯糯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酷爱作画,听闻黑衣黑刀……听闻傅红雪你,相貌……”说道此处,双目飞快地斜了一眼傅红雪,又接着道:“相貌奇丑、活赛钟馗,便一时好奇心起,想来一探究竟。”
傅红雪哭笑不得。暗道一声:“又是叶开造谣。”便转过脸来问花无谢:“今你见了,却觉如何?”
花无谢故意抿抿嘴道:“所言不虚。”
傅红雪笑了。笑得很突然,也很随意。如果说这一切是一场游戏,那么他喜欢这个游戏,并且从此刻开始,他想要好好地玩一玩。
一旦他傅红雪认了真,其他人便休想赢。
【4】
笔墨纸砚均已备好。作画的人将一朵红花别在眼前人的发鬓上。
红彤彤明艳艳的太阳,腥甜甜黏稠稠的血液,甜滋滋滑溜溜的嘴唇。

红色是多美的颜色。


【完】












.

电视剧新海,这九十年代清新海洋风,,期待值upup!!!

书成真的很受,可是就跟蟹老板一样没人玩,假如他俩遇到会咋样?书成那么迂腐谢晗那么神经…

留不留胡子差别真是大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