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号G-130

傅红雪x花无谢

卿赧:

葳蕤红花 郎之手植
【0】
屋子里没有人,只有一个湿淋淋的脚印。
脚印也很纤巧,刚才那条飞燕般的人影,显然是个瘦削的男人。
燕南飞皱起了眉,喃喃道:“会不会是他?”
傅红雪道:“他,是谁?”
燕南飞道:“花无谢。”
傅红雪冷冷道:“花开有时,花落亦有时,哪里来的花无谢?”
燕南飞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你错了,我本来也错了,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有一种花,是有开无谢的。”
傅红雪似是不信,张了张嘴,还要再说些什么。
燕南飞笑着补上一句:“嘿嘿,等你见了他就知道。”
【1】
一双苍白的手,一杯过夜的酒。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客栈,一间普通的客房。傅红雪向来不在意吃住,他满足,甚至刻意去选择住最简陋的屋子,吃最简单的食物,因为这世间的一切,都休想耽误他报仇。当然,傅红雪从不喝酒。酒,以水为形,以火为姓,总叫人沉醉其中,迷了心性,乱了手脚,失了方寸,欲罢不能。
那么这杯残酒的主人,一定是叶开。
此时叶开不在这里。只有一只苍白的手在灯影下掩着额头,毫无温度的目光仿佛已经穿透了桌上的酒杯,穿透了墙壁,穿透了时空,直到望见二人相遇那个残阳如血的傍晚。
那个傍晚,残阳如血。傅红雪背对夕阳,走在路上。他永远只走一条路,那就是复仇的路。这条路虽然崎岖,虽然坎坷,但他相信自己的腿,相信自己的刀。
那是已经跛了的腿,可还是有人会被他走路的姿势吸引;那是一把黢黑的刀,可从来就没有失过手。
可惜的是,今天这条路上,没有仇人。幸运的是,今天这条路上,有一个朋友。
他坐在路中央,两条修长的腿随意伸展,手臂斜撑在地上,嘴里还哼着一支歌。一直很好听的民歌。傅红雪本来目不斜视,沉默而认真的走着,可经过这个奇怪的年轻人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,瞟了一眼。
这一眼,不得了。
“你看我做什么。”年轻人啧着嘴道。
傅红雪本来没打算说话,他不能让说话浪费了自己报仇的力气。但是他此时却很想搭上一句,因为他想再听一听这个好听的声音。于是他简短地说:“不做什么。”
“你要去哪儿?”年轻人问。
“不去哪。”
“得了吧,你要去报仇,何苦瞒我。”
傅红雪感到难以置信,同时又非常兴奋。报仇是个天大的大秘密,却被人家在大路上讲出来了!但他还是装作没有那回事一样,冷漠而平静的问:“我为何要报仇,又为何要瞒你。你是谁。”
那人站起来,轻轻一笑:“我叫叶开。树叶的叶,开心的开。叶开。”
傅红雪觉得听够了,要走了。于是他抬起腿便走。
叶开在后边叫道:“你的名号呢?”
傅红雪蓦然停住,但没有回头,只低声道:“你一定知道我是谁。况且,我没有什么名号。”
身后人笑道:“那我便送你一个名号。你就叫做:黑衣黑刀清汤白面傅红雪。”
傅红雪还是走了,因为这个名号太难听了。他不想听也不想说出这段文字。然而两人的故事并没有结束,等等,可能已经结束了,此时此刻。
【2】
此时此刻,他坐在灯影下。四周沉寂无声,燕南飞早已离开,地上那个脚印也已经消失不见,好像这脚印的主人从未来过。
夜,漆黑如墨;夜里的风,依旧漆黑如墨。傅红雪喜欢黑色,但他更喜欢红色。喜欢红彤彤明艳艳的太阳,喜欢腥甜甜黏稠稠的血液,也喜欢甜滋滋滑溜溜的嘴唇。
他很有耐心的在等着。等那个人没耐心的时候。
不知过了多久,屏风后面似乎晃动了一下,于此同时,傅红雪脱口而出:“我看见你了。”
胜负已分。傅红雪扬着下巴道:“出来吧。”
花无谢迟疑了一下。他还是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从屏风后面钻了出来。一个雕像一般的背影正等待着他的出现。
“你好啊,”花无谢怯怯的开口:“你便是那江湖人称黑衣黑刀清汤白面的傅红雪罢?”
傅红雪的脸上无悲无喜,心里却泛出一种奇异的感觉。他说:“是,也不是。”
花无谢问道:“为什么?”
傅红雪依旧背对着他,说道:“我不是什么江湖人称,我是傅红雪。只是傅红雪。”
花无谢道:“你可知道我是谁?”
傅红雪问道:“你也有名号?”
花无谢笑道:“原本没有,可现在有了。我是花开有时花落无时的花无谢。”
傅红雪并没有对这个熟悉的名号发表看法,只是微微点头道:“你先我一步回来,我说的话你自然也听到了。可我还有一个问题——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你来这里做什么。是他问出来的话。而他没出口的话是:你也是万马堂请来杀我的么?
你也和他一样……
“不,当然不是。”在傅红雪更多的胡思乱想之前,花无谢飞快地说道:“是我自己想要见你,并不曾受什么人的指使。”
“见我做什么。”傅红雪的脖子就像是焊在肩膀上不会转动,花无谢只好快步来到傅红雪面前,盯着他的双眼说道:“我来见你,也是为了让你见到我!”
【3】
傅红雪的脑子里,不断回想燕南飞的笑,和那句意味深长的话:“等你见了他就知道。”他甚至开始怀疑,燕南飞跟眼前这个小子是一伙的,他早就知道花无谢会等在这里,才故意说出那些话。
傅红雪有些冲动,手上的刀便随之握得更紧了些。
如果目光有软硬,他觉得自己的目光越硬,对方便越软;如果注视有强弱,他觉得自己的注视越强,对方便越弱。傅红雪一寸一寸的接近,花无谢的下巴就快要缩到脖子里去了。
终于,傅红雪叹了口气道:“你……究竟意欲何为。”
花无谢糯糯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酷爱作画,听闻黑衣黑刀……听闻傅红雪你,相貌……”说道此处,双目飞快地斜了一眼傅红雪,又接着道:“相貌奇丑、活赛钟馗,便一时好奇心起,想来一探究竟。”
傅红雪哭笑不得。暗道一声:“又是叶开造谣。”便转过脸来问花无谢:“今你见了,却觉如何?”
花无谢故意抿抿嘴道:“所言不虚。”
傅红雪笑了。笑得很突然,也很随意。如果说这一切是一场游戏,那么他喜欢这个游戏,并且从此刻开始,他想要好好地玩一玩。
一旦他傅红雪认了真,其他人便休想赢。
【4】
笔墨纸砚均已备好。作画的人将一朵红花别在眼前人的发鬓上。
红彤彤明艳艳的太阳,腥甜甜黏稠稠的血液,甜滋滋滑溜溜的嘴唇。

红色是多美的颜色。


【完】












.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代号G-130卿赧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