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号G-130

傅红雪卖萌片段

原著中的阿雪原来这么萌的,代入龙龙的脸简直了

森森:


节选自《边城浪子》《天涯·明月·刀》
存点治愈的东西,方便自己以后查找翻看,这些情节看一百遍都不会腻!他太可爱了!我爱他!😍😍😍
——


两人静静地站在夜色中,你看着我,我看着你,忽然同时笑了。   叶开笑道:“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笑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!”   花满天忽然出现在黑暗中,眼睛里发着光,看着他们,微笑道:“两位为什么如此发笑?”   叶开道:“为了一样并不好笑的事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一点也不好笑。”


傅红雪微微皱了皱眉,沉默了半晌,忽然道:“他本来留在后面陪着我的。”   叶开道:“陪着你、干什么?”   傅红雪道:“问话。”   叶开道:“问你的话?”   傅红雪道:“他问,我听。”   叶开道:“你只听,不说?” 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听已很费力。”


羊奶已送上,果然很新鲜。   这种饮料只有边城中的人才能享受得到,也只有边城的人才懂得享受。傅红雪勉强喝了一口,微微皱了皱眉。   公孙断突然冷笑道:“只有羊才喝羊奶。”   傅红雪听不见,端起羊奶,又喝了一口。


傅红雪却在看别人剥着花生,似已看得出了神。有的人正在用花生和豆干配酒,有些人正在用花生和豆干配馒头。花生和豆干,本来就好像说相声的一样,一定要一搭一档才有趣,分开来就淡而无味了。但他却只要豆干,拒绝花生。好像花生只能看,不能吃的。


傅红雪忽然笑了。他的笑容就像是冰上的阳光,显得分外灿烂,分外辉煌。


傅红雪忍不住道:“你身上为什么要挂这些铃?”  丁灵琳道:“你身上也一样可以挂这么多铃的,我绝不管你。”  傅红雪又不说话了。他说话,只因为他觉得太孤独,平时他本就不会说这句话。


叶开道:“你以为我是来救他的?”   傅红雪冷笑。   叶开叹了口气,道:“我知道你的刀很快,我看过,但是在他面前,你的刀还没有拔出鞘,他的短棍已洞穿了你的咽喉。”   傅红雪不停地冷笑。


叶开悠悠然走过来,坐下,深深吸了口气,微笑道:“饭炒得好像还不错,香得很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叶开点点头,道:“我已盯了他两天,竞始终没有盯出他的落脚处,因为我不敢盯得太紧,他的行动又狡猾如狐狸。” 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燕南飞忽然道:“这两人就是五行双杀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哼。”


傅红雪垂下头,看着自己的腿,眼睛里带着种无法形容的讥诮沉吟:“你错了,我并没有两条腿,我只有一条。”


燕南飞忽然冷笑,道:“我现在才明白,你这把刀除了杀人之外还有什么用!”  傅红雪道:“哦?”  燕南飞道:“你还会用来吓孩子。”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我只吓一种孩子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哪种?”  傅红雪道:“杀人的孩子!”


傅红雪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三百年来,有多少不该死的人被暗杀而死?”  燕南飞道:“不知道!”  傅红雪道:“至少有五百三十八个人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你算过?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算过,整整费了我七年时光才算清楚。”  燕南飞忍不住问:“你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功夫,去算这些事?”


燕南飞道:“我想告诉你一件事,一个秘密。”  傅红雪眼睛里立刻发出了光,道:“现在你已准备告诉我?”  燕南飞点点头。


傅红雪笑了,居然笑了。  纵然他并没有真的笑出来,可是眼睛里的确已有了笑意。  这已经是很难得的事,就像是暴雨乌云中忽然出现的一抹阳光。


她看着傅红雪,眼睛里也充满笑意,忽然道:“你不问我为什么笑?”  傅红雪不问。  “我在笑你。”她笑得更甜,“你站在那里的样子,看起来就像个呆子。”  傅红雪无语。


杜雷终于开口:“我姓杜,杜雷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道:“我来迟了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道:“我是故意要你等的,要你等得心烦意乱,我才有机会杀你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忽然笑了笑,道:“只可惜我忘了一点。”  他笑得很苦涩:“我要你在等我的时候,我自己也同样在等!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知道!”  杜雷忽又冷笑,道:“你什么事都知道?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至少还知道一件事。”  杜雷说:“你说。”  傅红雪冷冷道:“我一拔刀,你就死。”


燕南飞道:“只有人才会出卖人,所以你赶走了赵平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是。”  燕南飞道:“现在谁去赶车?”  傅红雪道:“你。”


“我们还是坐这辆车去?”  “嗯。”  “现在应该由谁来赶车了?”  “你。”  燕南飞终于沉不住气了:“为什么还是我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不会。”燕南飞怔住:“为什么你说的话总是要让我一听就怔住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说的是真话。”  燕南飞只有跳上车,挥鞭打马:“你看,这并不是件困难的事,人人都会的,你为什么不学?”  傅红雪道:“既然人人都会,人人都可以为我赶车,我何必学?”


傅红雪的手也在怀里,等他说完了才拿出来,指尖夹着一封信:“坐上车再看。”  “谁赶车?”  “我。”  燕南飞笑了:“我记得你以前好像不会赶车的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现在我会了。”


卓玉贞正在用虚弱的声音问:“是男的?还是女的?”  傅红雪道:“是男的,也是女的!”  他的声音出奇欢愉:“恭喜你,你生了一对双胞胎。”


这个陌生人(傅红雪)嘴角带着冷笑,在附近找了个位子坐下。  忽然间,“哧”一响,一张上好的楠木椅子,竟被他坐断了。  他皱了皱眉,一双手扶上桌子,忽然又是“哧”一响,一张至少值二十两银子的楠木桌,也凭空裂成了碎片。  现在无论谁都已看得出他是来找麻烦的!


傅红雪忽然走过去,冷冷道:“起来。”  屠青不动,也不开口,别的客人却已悄悄地溜走了一大半。  傅红雪再重复一遍:“站起来。”  屠青终于抬起头,好像刚看见这个人一样:“坐着比站着舒服,我为什么要站起来?”  傅红雪道:“因为我喜欢你这张椅子。


胡昆道:“你杀人通常都是为了什么?”  傅红雪道:“为了高兴。”  胡昆道:“要怎么样才能让你高兴?”  傅红雪道:“几万两银子通常就可以让我很高兴了。”  胡昆眼睛里发出了光,道:“我能让你高兴,今天就替我去杀杜十七?”


大汉已准备将傅红雪拎起来,摔到门外去。  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人重重地摔在门外,却不是傅红雪,而是这个准备摔人的大汉。  他爬起,又冲过来,挥拳痛击傅红雪的脸。  傅红雪没有动。  这大汉却捧着手,弯着腰,疼得冷汗都冒了出来,大叫着冲了出去。  傅红雪闭上了眼睛。


这人忽然笑了笑,道:“好酒量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嗯,好酒量。”  这人道:“酒量好,刀法也好。”傅红雪道:“好刀法。”  这人道:“你好像曾经说过,能杀人的刀法,就是好刀法。”  傅红雪道:“我说过?”  这人点点头,忽又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杀的那个人是谁?”  傅红雪道:“刚才我杀过人?我杀了谁?”  这人看着他,眼睛里充满笑意,一种可以令人在夜半惊醒的笑意:“你杀的是你大舅子。”傅红雪皱起眉,好像拼命在想自己怎么会有个大舅子?  这人立刻提醒他:“你难道忘了现在你已是成过亲的人?你老婆的哥哥,就是你大舅子。”  傅红雪又想了半天,点点头,又摇摇头,好像明白了,又好像不明白。

评论

热度(73)